1. k1体育官网登录(中国)十年品牌值得信赖

马竞vs利物浦不止是足球最棒的模样(中)

⟪苹果河畔⟫专栏:以独家视角呈现红白色的足球往事以及属于马竞球迷的记忆。

无论主队如何,相信任何球迷都不会否认,安菲尔德是世界足坛的圣殿之一,一代又一代的狂热的利物浦球迷用自己的灵魂为这座球场添砖加瓦,使她成为了不折不扣的魔鬼主场。

四球逆转巴萨的传世之作早就脍炙人口,而那不过是这座魔鬼主场无数传奇中的最新作。在球场之外,当2016年欧联半决赛,利物浦在补时阶段绝杀逆转多特蒙德时,闻名遐迩的KOP看台前的残疾人座位区中,甚至有一位死忠老球迷从轮椅上激动的站了起来,堪称一球打通任督二脉的复健奇迹。

因此,当1/8淘汰赛的抽签结果揭晓时,面对当时悬殊的纸面实力差距,我所在的伦敦的马竞球迷协会群里,更多的却是为能去安菲尔德、见识传说中的安菲尔德现场气氛究竟有多厉害感到无比兴奋。“这么强的对手,遇得也太早了”群情激奋之时,只有负责球迷会财务的伊莎是仅存的理性派。

抽签结果刚出,会长就已经给俱乐部发函询问申请安菲尔的客场票的相关事项。坐落于名副其实的国际都市,伦敦球迷会的球迷组成也非常国际化,除了在英国工作学习的西班牙人作为主力之外,还有英、法、德、意、中等各国球迷,尽管大家的出身、经历、甚至语言都各不相同,但却因为这支球队走到了一起,分享着同样的苦与乐。

相信国内的球迷朋友对官方球迷会也并不陌生,除了日常自行组织的观赛活动之外,一般来说,当球队远征至自家地盘时,球迷会的负责人就能为球迷会内所属会员申请客场球票。举个例子,当马竞与任何英国球队比赛时,英格兰和苏格兰的注册球迷会都能通过球迷会向球队申请客场球票。

客场球迷票的申请手续颇为严格,申请人需要是马竞的会员,并且需要提供身份信息以供入场时进行验证,一旦发现球票被转卖,转卖球票的会员将失去后续申请球票的资格,甚至还会被罚款。而较严的要求之下,客场球票往往与主场球票最低价格持平甚至更便宜,算是俱乐部为远征球迷所争取的福利。

为了讨个彩头,会长将迭戈·弗兰的照片设为远征球迷群的头像。遥想2010年欧联半决赛,正是迭戈·弗兰在安菲尔德的一击致命,成功让马德里竞技晋级欧联杯决赛,身穿黑色战袍、肩披7号红字、金发飘飘的他在那晚也俘获了无数球迷的心。

2020年1月16日,当会长在群里宣布俱乐部已经确认球票预定成功时,即使已经是拥有几十年现场观赛经验的老球痞们也难掩饰兴奋。“你们最好记得在利物浦给我买杯喝的,啤酒或者可乐都行。”一己之力承担了集体订票各项琐事的会长在群里邀功,而我们也激动地为大功告成会长鼓掌欢呼。

“来这里订火车票吧,便宜点!”当有球迷抱怨伦敦至利物浦的火车票太贵时,伊莎立马甩出了打折车票网站,而这个网站上的车票比起那位球迷一开始看到的,便宜了将近40%。真不愧是球迷会的财务总监。

“订好了,谢谢你伊莎!”手快的球迷将定好了车票截图发到了群里,伊莎一看:“你定成明天的火车票了,看清楚日期再定啊!”“啊……还好还能退款,我刚刚太激动了,幸好你发现了,感谢!””快退吧,但是可能要被收手续费。“

会长见有人太过兴奋手滑定错了票,干脆直接提议大家一起买3月11日早上9点07分的车票,这样大家路上两小时里还能一起聊聊天,而我们蜂拥而至的预定让这趟八周后的火车票票价在半小时内涨价近30%。

刚消停一会,富勒姆马竞双料老球迷约翰又号称自己订到了便宜的车票,伊莎定睛一看,原来他订到了差不多时间出发的一趟慢车,“但你这个要开4个小时”,“不,是3小时51分钟!”定错了票约翰还不忘顶嘴:“我猜这就是为啥这票这么便宜。”,骂骂咧咧之间,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第一回合与第二回合的三周之间,两队状态其实也都起伏不定。利物浦败走大都会后,也被沃特福德打破了英超赛季不败的金身,而拿下了首回合的马竞在西甲中的处境仍然艰难,开赛前的西甲排名更是滑落至西甲第六,让人不由得对赛季前景感到悲观。

看似一片祥和中,新冠疫情也在几乎完全不设防的欧洲蔓延开来,第二回合即将开打时,意甲的亚特兰大率先爆发了大范围疫情,各国每日感染人数也渐渐爬坡,在欧洲已经有许多大型娱乐活动被取消,巴黎圣日尔曼与多特蒙德、瓦伦西亚与亚特兰大、塞维利亚与罗马以及巴塞罗那和那不勒斯的同一轮欧冠淘汰赛均已确认将空场进行,而安菲尔德这场比赛,也有了空场进行的传闻。

就在即将远征利物浦的三天之前,西甲已经下达了空场比赛要求,马德里竞技俱乐部也发布了公告称,愿意为担心疫情而不愿前往利物浦的球迷办理退票,让已经很不稳定的局势变得更加风声鹤唳。

“只有我们进入球场以后,才算是能松口气吧……”会长说出了众人心中的忐忑,比起看不着摸不到的病毒,球迷们更担心期盼了四个月的这场比赛落空。

而约翰的判断也成为了现实。3月10日,比赛的前一天,利物浦发布了一则通告,宣布球队将会持续跟踪新冠疫情,球场里已经准备了免费的洗手液,并倡议球迷们保持个人卫生。只要是跟英国人打过太极的人,也都看出了通告里的门道:这场比赛很大可能将会照常进行。

“比起我们,利物浦更需要主场球迷的支持。”在伦敦已经住了五年、来自意大利的玛丽的猜测或许不无道理:“也许他们想要跟四球逆转巴萨那场比赛一样,再创造一次奇迹。”

2020年3月11日,在那个三月的清晨,比闹钟更早把我从睡梦中拽出的,是接连不断的消息提醒。虽然我们约好了一同乘坐9点07分的火车出发,但按耐不住的球迷早上六点就开始在群里刷起了Vamos!(加油!),甚至还有人8点刚过就已经到达火车站等候。

从伦敦Euston车站前往利物浦Lime Street的火车,原本是利物浦球迷在比赛日往返伦敦的生命线,但在这个周三早晨,或许是由于工作日的关系,除了零星的利物浦球迷,火车上更多的却是远征的马竞球迷。除了原本就常驻伦敦的我们,部分提前一天抵达伦敦的西班牙球迷也在这趟车上,即使互不相识,只需要一句“Aupa Atleti”,便是伴随着会心一笑的击掌相庆。

热情的球迷打完招呼还直接唱起了歌,即使是常年被利物浦球迷洗礼的乘务员,也被不曾听闻的歌手吸引,一位西班牙大哥见状,一把就把乘务员拉到中间,伴随着“Te quiero Atleti(我爱马竞)”的歌声蹦跶起来,经验丰富的乘务员小哥虽然并不懂马竞球迷在唱些什么,但也跟随着节奏手舞足蹈。

一曲队歌唱罢,乘务员小哥往下一节车厢前进,“今晚好运!”在工作时间正当蹦迪的他并不是球迷,但他的祝福仍然获得了大家的喝彩。

见大家闹腾完纷纷就坐,会长便给大家分发准备好的甜甜圈当早餐,在余下的旅途中,我们用手机外放着马竞的各种歌曲,用手在桌上打起节拍,不断循环往复的唱着,即使这些歌曲早已听得烂熟,但永远也不会感到厌倦。

“一会下车以后,塞尔电台(Cadena SER)、马德里电台(Onda Madrid)和欧足联官方播客都约了采访,你带大家先去找个酒吧等着”快到利物浦时,会长给伊莎交待工作 “埃弗顿球迷说他们为我们准备了酒吧,赛前也可以去那边看看。”正如会长预告的那样,当我们走出利物浦火车站时,早就等在站外广场的媒体抓住了我们一行,做了一些简短的赛前采访,在他们的要求下,我们也举着旗帜,面对摄像头,留下了助威的画面。

除了利物浦俱乐部之外,披头士与默西河畔的港口区是利物浦另外两张靓丽的名片,远道而来的球迷当然没有错过到此一游的机会,洞穴酒吧前的约翰·列侬雕像被人围上了马竞的围巾,港口区的披头士雕像胸口也被人贴上了马竞的贴纸,默西河畔大大小小的酒吧里,满是红白条纹衫举杯高歌的身影。

利物浦的官方店也未能幸免,托雷斯老家球迷会的球迷将他们的围巾直接别在了模特的手上,还在店里唱起了托雷斯之歌,更有热情的马竞球迷掏出队徽小徽章,送给利物浦官方店的工作人员,继承了塞雷佐主席当年在上海给中国球迷送徽章的优良传统。

官方店外的威廉姆森广场更是热闹非凡。作为本次比赛指定的客队球迷赛前活动区,许多马竞球迷老早就已经聚集在这里尽情狂欢,广场旁的小超市和酒吧里,无论是啤酒还是气泡水,只要是便宜的饮料,全被洗劫一空,球迷拉开罐子喝个两口,就将液体泼向半空,再将罐子扔到地上猛的一剁,或者将玻璃瓶在地上摔个粉碎,完成了任何球队的远征球迷在赛前所需要完成的仪式。

下午六点,护送马竞远征球迷前往球场的警察来到了广场,清洁工也带着设备就位,开始清理满地狼藉。

“你们还算好的”一位久经利物浦,乃至欧洲各地客场球迷考验的默郡警官不以为意:“上次那不勒斯那帮人还提着棍子,怪吓人的,你们也就唱唱歌喝喝酒。”

清洁工开着清洁车,在广场上熟练的洗刷出石板原本的颜色,希尔斯堡惨案遇难者家属举着反对太阳报的旗帜,操着默郡口音为即将离开马竞球迷做着最后的演讲,而我们也在警察的指引下,往安菲尔德前进。

前有,后有警察压阵,两千余名马竞球迷,从威廉姆森广场一路向北,沿着A59公路和The Great Homer街,一路向北。

对于在酒吧或广场喝到半醉半饱的马竞球迷们来说,这段3.5公里徒步行军并不轻松。道路两旁大多是仓库与民居,遇上内急甚至没有厕所,不时能见到一排球迷大哥站成一排,齐齐整整,面朝墙根就地解决问题。

小小的不便并不影响球迷们一路继续畅饮,路旁的超市的酒水无一例外被马竞球迷抢购一空,压阵的警察也并不催促,很有耐心的等着所有球迷补给完毕,再继续推进队伍。

放眼向队伍望去,各个赛季的马竞球衣琳琅满目,队旗与标语伴随着歌声猎猎飘扬,女球迷鬓边的红白印第安羽饰迎风而动,更有巧手的球迷将数条围巾缝制成一件精美的夹克,在人群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行军路上少不了歌声,唱的最多的是马竞版的Allez,一遍又一遍,从头唱到尾。尽管这首歌被利物浦球迷发扬光大,但马竞版的歌词不只是荣誉的罗列,更多是球队气质的演绎:

这趟原本只需要40分钟的路程,马竞远征军在这一夜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当安菲尔德终于出现在安菲路的尽头时,队伍前进的速度明显变得缓慢,无论是十年前进行过同样远征的老兵,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座传说中的奇迹主场的马竞球迷,都不由自主停下脚步观瞻。

安菲路两旁满是围观马竞球迷的利物浦球迷,有的唱起了托雷斯之歌,尽到了地主之谊;有的唱起了“欧冠冠军(Champion of Europe)”夸耀卫冕冠军的荣誉,而马竞球迷也如同兄弟姐妹一般,唱起了马竞队歌作为回应,在安菲尔德的红墙根下,展现着勇气与真心。

而在距安菲尔德10分钟步行距离、斯坦利公园的另一侧的古迪逊公园球场旁,埃弗顿球迷也为马竞球迷举办了热烈的招待会,“只是可惜知道的球迷不多”约翰事后回忆道:“太妃糖球迷可能比我们更希望赢得这场比赛。”

客队球迷区位于安菲路看台一隅,喧哗的漩涡早已席卷了每一个角落,歌声与口号如同狂暴的巨浪般扑面袭来,贪婪的侵入耳道里的每一道皱褶。大概是客场球迷区的魔力,亦或是群体心理学作祟,每一个走入这里的人都不由得发出“lololo”的歌声,向人群加快脚步,让这纯粹的感情波涛更加汹涌澎湃。

马德里远道而来的南看台的球迷毫无疑问是客场区的主力,酒瓶与手腕上绑着的围巾一同起舞,在他们的带领下,“Volveremos a ser campeones(我们会再度成为冠军)”不断回响在看台内,而队歌始终是所有人的最爱,球迷们手腕绑着的围巾在空中四处飞舞,宛如烈风不断来回肆虐的原野,将那些红的、白的、黄的、蓝的花儿尽情抛洒。

早就听说苏格兰的大哥战斗力出众,但当头戴红白印第安战冠,留着达利的翘胡子,身着马竞球衣搭配传统苏格兰短裙、手里缺不了酒瓶的大哥出现在眼前时,“恐怕也只有苏格兰人能镇得住这一身混搭”学习武术多年的玛丽不由得为之一震,连老不正经的约翰都投去了短暂而宝贵的敬佩目光。“Yes sir,I can boggie!(是的先生,我还能嗨)”苏格兰球迷传统助威歌曲在一众西语歌曲中突然响起,竟然也毫不违和。

看台内的休息区中,不时能在战意昂扬的球迷中,见到带上了口罩的西班牙球迷的身影,“病毒,病毒”俏皮的约翰高举着啤酒,编起了小曲:*病毒,*病毒。朗朗上口的小曲赢得身旁球迷的一致喝彩,大家也都跟着唱了起来:“*病毒,*病毒。”

“管,没什么能阻止我们看球!”我们挥舞着手上的酒瓶,在奔赴真正的战场前,带着那些许的不安,不断的为自己的胃与心灵,灌下更多的。

Comments to: 马竞vs利物浦不止是足球最棒的模样(中)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