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k1体育官网登录(中国)十年品牌值得信赖

它家装了“滑盖”棚顶!818神奇的荷兰克鲁伊夫竞技场

  想要进行一次深入当地的探索之旅,已不再局限于拜访当地的著名景点,有越来越多的方式可以让你体验当地的特色。足球可以成为一座城市的名片,足球场便是这张名片的具象化。它除了具有建筑方面的特点,也蕴含了当地的文化。而每到比赛日,座无虚席的球场更是成为这座城市的焦点,和球迷一起欢呼呐喊也是融入当地生活的一种特别的方式。

  经过了小组赛的激烈厮杀,赛事已经进入了残酷的淘汰赛阶段,结局只能二选一:赢球或者回家。球队唯有全力以赴才能走得更远,场上的竞争更加白热化。

  在今天凌晨3点开始最后一场16强战中,乌克兰战胜瑞典,而在此前进行的另一场淘汰赛中,英格兰时隔55年再次在大赛中淘汰德国。

  至此,八支晋级球队均已产生,他们分别是丹麦、意大利、捷克、比利时、西班牙、瑞士、英格兰和乌克兰,而包括荷兰、葡萄牙、德国和法国在内的另外八支球队则只能打道回府。

  淘汰赛的首场比赛于北京时间6月27日凌晨进行,对阵双方是威尔士和丹麦,最终丹麦队以4比0战胜对手,昂首挺进8强。4个进球甚至比丹麦队在小组赛三场比赛中的总进球数(3个)还要多,可说是赢得酣畅淋漓。

  和世界杯一样,每组积分前两名的球队可以直接晋级淘汰赛,但仅有12支球队晋级无法满足淘汰赛所需的16支球队,因此除去每组前两名之外,“4个成绩最好的第三名”也可以晋级淘汰赛。

  比赛非常精彩,而举办比赛的这座奇特球场,也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拥有可开合的滑动式顶棚,正下方还有一条公路穿过。它就是位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Johan Cruyff Arena)。

  作为荷甲的老牌劲旅,阿贾克斯曾是20世纪后期欧洲足坛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时至今日仍然不断地向世界足坛输出新鲜血液,深受全世界球迷的喜爱。

  大埃阿斯被认为是特洛伊战争中希腊一方仅次于阿喀琉斯的第二强大的战士,虽自杀身亡,但自始至终并未被征服。球队队徽中的头像便是以神话中大埃阿斯的形象为蓝本设计而来。

  1965年,里努斯•米歇尔斯(Rinus Michels)成为球队的主教练,他发扬光大了“全攻全守”

  的足球理念,将足球运动的战术性提高到了新的层次,至今仍是荷兰足球的标志之一。

  而阿贾克斯的青训体系也从那时开始名满全欧,包括约翰•克鲁伊夫(Johan Cruyff)在内的许多传奇球星在这个时期开始崭露头角

  (约翰•克鲁伊夫是“全攻全守”足球理念的灵魂人物,号称可以胜任场上除守门员以外的任何一个位置)

  关于他的丰功伟绩,我们之前的《足球场巡礼•诺坎普篇》中有更详细的介绍,感兴趣的行人们可以戳这里前往围观)。

  在随后的20世纪70年代,阿贾克斯如同旋风一般在欧洲足坛大杀四方,从1971-1972赛季开始,连续3年夺得欧洲冠军杯的冠军,成为名副其实的欧洲霸主。

  之后,球队的成绩虽有所起伏,但引以为傲的青训体系仍不断培养出优秀的人才,先后涌现出了包括范•巴斯滕、里杰卡尔德和博格坎普在内的无数足球巨星,球队也在1994-1995赛季再次夺得欧洲冠军杯的冠军,站上了欧洲之巅。

  不过,球队的巅峰也在此落幕。随着博斯曼法案的签订,欧洲足坛开始进入资本主导的时代,身处荷甲联赛的阿贾克斯难以抵挡来自五大联赛(英超、西甲、意甲、德甲、法甲)球队的巨资挖角。

  虽然球队的青训体系仍不断培养出优秀的年轻球员,但他们一出师,就会被各大豪门带走,此后,球队再也没能重现过去的辉煌。

  欧洲球队曾经一定程度上拥有对自己队内球员的所有权,哪怕合同到期,没有球队的许可,球员也很难转会去其他俱乐部,这对球员非常不公平。

  于是在1990年,比利时球员让•马克•博斯曼(Jean-Marc Bosman)就此把自己的老东家告到了欧盟法院,并最终得到了有利于自己的判罚。这份判决结果也就成了后来的博斯曼法案。

  根据博斯曼法案,球员在合同期满后,可以在不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转会去别的球队,这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球员的利益,也使得金钱的力量在足球世界中变得更加强大。

  受到大资本青睐的豪门球队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拿钱砸死你”的方法,将中小球队里的优秀球员带到自己这边,而中小球队从此再难出头。

  曾经一些小国联赛中的球队,如布加勒斯特星和贝尔格莱德红星,都曾拿到过欧冠的冠军。如今,这一荣誉已经被五大联赛的球队所垄断。

  虽然不复辉煌,但阿贾克斯仍然能时不时地给球迷创造惊喜,最近的一次在2018-2019赛季。

  在那个赛季的欧冠比赛中,阿贾克斯从死亡之组中一路杀出,在之后的淘汰赛中,先后淘汰了“银河战舰”皇家马德里和意甲霸主尤文图斯,队内一众年轻球员的出色表现使全世界眼前一亮,让人再次感叹阿贾克斯青训体

  不过成长的过程中总会伴随苦涩,在随后的半决赛中,在自己的主场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手握3球优势的阿贾克斯青年军,被对手托特纳姆热刺的替补奇兵卢卡斯•莫拉,在45分钟内连进3球,最终因客场进球数劣势抱憾出局。

  改变一切的第三粒进球甚至就发生在比赛的最后一刻(伤停补时的第6分钟),一瞬间天堂到地狱的转变也让人感受到了竞技体育的残酷性。

  足球比赛总是会因为各种原因暂停,但比赛中断时并不会停表,这导致最终的有效比赛时间少于规定的90分钟,于是就有了伤停补时的规则。

  主裁判会在比赛结束前根据比赛的中断情况决定补时的时长(通常在1-5分钟),在常规时间结束以后进行补时。

  不过,到达补时规定的时间之后比赛也不一定就会立刻停止,最终还是要由主裁判决定何时结束比赛。

  在上面的例子中,最初规定的补时时长是5分钟,但是热刺在补时满5分钟时进球,之后光庆祝就庆祝了1分钟以上,因此为了公平起见,最终的补时时长超过了7分钟。

  毫无意外的,这批优秀的年轻球员在随后的新赛季便各奔东西,成了各大豪门在那个赛季的重磅引援,而被拆散的阿贾克斯俱乐部也再次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虽然说起来无比遗憾,但事实上卖出队内的青年才俊也正是如今中小规模球队的生存之法。

  众所周知,豪门球队的门槛很高,对错误的容忍度很低,但玉不琢不成器,优秀的球员就是在不断地犯错中成长起来的。

  因此许多中小球队便看准了这一点,它们在全世界网罗优秀的年轻球员,给他们足够多的机会试错,待球员成长起来之后,再在类似欧冠这样的大型赛事中将他们“推介”给各大豪门,最终球员被豪门买走。

  不过,拥有如此出色青训体系的阿贾克斯肯定还会回来的,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也将会上演更多精彩的赛事。

  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建成于1996年,在此之前,阿贾克斯俱乐部一直以迪美亚体育场(De Meer Stadion)作为主场进行比赛,球队的辉煌成绩大多在这里创造。

  不过,球场的容量较小,安全性也较差,于是,建造一座新球场的计划就被提上了日程。

  另一方面,虽未能成功申办1992年的奥运会,但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并未放弃修建一座大型体育场馆的计划。俱乐部和市政府于是一拍即合,新球场于1993年11月开工建设,由建筑师Rob Schuurman担纲设计。

  1996年8月14日,球场建成,并由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Beatrix der Nederlanden)亲自剪彩。新球场被命名为阿姆斯特丹竞技场(Amsterdam Arena),这个名字一直沿用了20余年。

  2016年3月,一代传奇球星约翰•克鲁伊夫因肺癌离世,为了纪念他对荷兰足球和阿贾克斯俱乐部做出的贡献,2018年3月球场被更名为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并沿用至今。

  从空中俯瞰,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神似一只足球鞋的前半部分,而这只“足球鞋”的鞋带便是球场的可开闭式屋顶了。

  不过,可关闭的屋顶也给球场的草皮养护带来了很大挑战,因长时间无法晒到太阳,球场的草皮经常枯死,每年都要数次对其进行更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起初,设计师甚至想出了用轨道将整块场地移出球场外以接受日光照射的方案——当然,这未能实现。

  最终的解决方法,是用场内的照明设备不间断的照射草皮以帮助其生长,这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而Burgemeester Stramanweg大道又从停车场的正下方穿越球场而过,足球场也因此拥有了上中下三层的结构,加上前面提到的可开闭式屋顶,整座球场显得复杂而立体,处处透着精妙的设计,令人叹为观止。

  球场四周的观众席分为上下两层,绝大多数座椅的颜色均使用了阿贾克斯队服中传统的红色,球场内因此显得鲜艳夺目。

  球场在建成之初就已拥有5万人以上的容量,经过多年的修补,现在球场的容量已增加至56000人。

  除去体育赛事,球场内还经常进行演唱会等大型活动,包括迈克尔•杰克逊和大卫•鲍伊在内的许多著名音乐人都曾在这里演出。当观众坐满整片草皮时,球场的容量能达到68000人之多。

  21年后,欧洲杯再次来到这里,共有3场小组赛和1场淘汰赛在这里进行,而前述的威尔士与丹麦之间的淘汰赛,就是这座球场在本届欧洲杯中的告别演出。

  喧嚣过后,一切又将归于平静,让我们期待着未来更多精彩的比赛在这里上演吧。

  对于想要去现场参观的游客,约翰•克鲁伊夫竞技场提供了多种参观套餐供选择。

  球场之旅首先会带你到二层看台感受球场的壮观,然后依次进入更衣室、球员通道和替补席,像球员一样感受这座球场,再借助虚拟现实技术的帮助体验一把真实比赛的感觉,最后参观阿贾克斯博物馆和名人堂,与球队曾经的辉煌合个影,并对伟大的约翰•克鲁伊夫做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

  如果你想要一对一的专人讲解并且在VIP包厢里大快朵颐的话,还可以选择VIP球场之旅(VIP TOUR),其他内容和球场之旅套餐基本一致,价格是45欧元。

  体育场官网还提供了阿姆斯特丹运河游船和球场之旅的套票,让你一次玩个过瘾。

  如果想要去现场观看比赛的话,可以在球队官网(tickets.ajax.nl)预订球票。

  最后,官方球迷商店的入口就在球场西侧的公路下方,这里的面积超过640平方米,是全欧最大的球迷商店之一。

  从市区乘坐地铁50或54线到Amsterdam Bijlmer ArenA站下车即可,球场与车站的距离只有几百米,下车后穿过球场附属的商业街就可到达。

  阿姆斯特丹城区并不算大,从市中心的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乘坐地铁54线分钟左右,非常方便。

  顺带一提,Amsterdam Bijlmer ArenA车站本身也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建筑,有时间的话不妨也在这里拍拍照片。

  球场南边的马路对面是喜力音乐厅(AFAS Live),经常有各种演出在这里上演,参观球场后也可以来这里转转。

  ,平时这里是周边市民休闲运动的场所,每到夏天,这里都会举行包括音乐节在内的多场大型庆典活动,热闹非常。

  除此之外,球场周边也如同阿姆斯特丹其他地方一样,纵横的河道与城市融为一体,漫步河边,和慢跑中的本地人打个招呼也是非常有趣的。

  作为新建城区,球场周边能找到许多非常漂亮的现代建筑,对建筑感兴趣的人一定会大饱眼福。

  最后,从球场一路向西走,阿姆斯特丹郊区的田园风光近在眼前,来这里拥抱大自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阿姆斯特丹的气候温暖湿润,春天来此欣赏郁金香,或者在夏日的街头骑行都是游玩的好方法。

  如果想要更深入的了解这座城市,就一定要想办法融入当地人的生活了,比如,来约翰•克鲁伊夫球场看场球赛吧,绝对让你不虚此行!

Comments to: 它家装了“滑盖”棚顶!818神奇的荷兰克鲁伊夫竞技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